Ivan law @ivan_law

Traveler / Photographer / Scuba Diving Instructor /

  • Posts
    411
  • Followers
    227
  • Following
    108
我只是想當一輩子的背包客。
#浪遊
  • Comments 2

我只是想當一輩子的背包客。 #浪遊

Advertising
當不能隨心所欲下水的時候,就更想念馬爾代夫的那片海。
#maldives #sup #ocean
  • Comments 8

當不能隨心所欲下水的時候,就更想念馬爾代夫的那片海。 #maldives #sup #ocean

好久沒拍照,好久沒潛水,好久好久差點忘了自己。
#浪遊 #遊記 #australia
  • Comments 4

好久沒拍照,好久沒潛水,好久好久差點忘了自己。 #浪遊 #遊記 #australia

八掛的小朋友 
#underwater #pufferfish #bali #diving
  • Comments 1

八掛的小朋友 #underwater #pufferfish #bali #diving

Advertising
Manta and Manta
#maldives #manta  #diving #underwater
  • Comments 0

Manta and Manta #maldives #manta #diving #underwater

望著大海就會精神是一種什麼病?
#pointdanger #surf #nsw #australia
  • Comments 4

望著大海就會精神是一種什麼病? #pointdanger #surf #nsw #australia

諷刺的是,一個非常潦倒的人,相信自己有過人的才能,而又同時深信著「這個世界其實沒有懷才不遇。」
  • Comments 1

諷刺的是,一個非常潦倒的人,相信自己有過人的才能,而又同時深信著「這個世界其實沒有懷才不遇。」

Advertising
藍天白雲永遠是最好的背景。
#australia #brisbane #ekka #qld
  • Comments 7

藍天白雲永遠是最好的背景。 #australia #brisbane #ekka #qld

柬埔寨/ 2015
#放浪 #遊記
  • Comments 4

柬埔寨/ 2015 #放浪 #遊記

柬埔寨/2015
#放浪 #遊記
  • Comments 1

柬埔寨/2015 #放浪 #遊記

Advertising
森林 /2015
#遊記 #放浪
  • Comments 1

森林 /2015 #遊記 #放浪

傳說開始/ 2011年五月 「後面好像有救護車,開慢一點讓他先過吧。」我說 「好啊。」P先生說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這個晚上,是P先生的生日派對,旁晚時,他開著跟朋友借來的車,帶著我跟兩個朋友去他家開派對。

喧嘩過後,P先生又載著我們三個回家,剛駛出路口,後鏡中就看到紅藍燈閃著的車跟在後頭。 「還在我們後面?」我覺得很奇怪。 「為什麼呢?」P先生也覺得很奇怪。

奇怪的是,我們已經減慢了許多,也已經減慢了超過五分鐘,可是〝他〞還是一直保持在我們後面五十米左右的位置,儘管我們的時速已減至30km/h,他還是沒有超車的打算。 「噢,不見了」我突然發現〝他〞從後鏡裡消失了。 「咦,真的不見了,那開回正常速度吧。」p先生也似乎鬆了一口氣。

在從公路駛回小鎮入口的那一秒,所有奇怪的事都一下子通了。 「仆街了,停下來,駛到旁邊去吧。」我十分冷靜的跟p先生說。 「吓!」p先生還一面疑惑。

其實就在進入小鎮的一刻,我看到了在路旁的一輛警車跪着一個警察,他手中拿著我只有在電影裡面看過的一種東西「路釘」。 路釘的唯一用途就是把輪胎刺破,而我跟p先生說停下來的時候,剛好我們的車就正正在路釘上面。

我們兩個被隨後衝上來的警察拉出車外制服在地上,我還好,p先生比較可憐,他被電槍指著按在地上動彈不得。
  • Comments 3

傳說開始/ 2011年五月 「後面好像有救護車,開慢一點讓他先過吧。」我說 「好啊。」P先生說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這個晚上,是P先生的生日派對,旁晚時,他開著跟朋友借來的車,帶著我跟兩個朋友去他家開派對。 喧嘩過後,P先生又載著我們三個回家,剛駛出路口,後鏡中就看到紅藍燈閃著的車跟在後頭。 「還在我們後面?」我覺得很奇怪。 「為什麼呢?」P先生也覺得很奇怪。 奇怪的是,我們已經減慢了許多,也已經減慢了超過五分鐘,可是〝他〞還是一直保持在我們後面五十米左右的位置,儘管我們的時速已減至30km/h,他還是沒有超車的打算。 「噢,不見了」我突然發現〝他〞從後鏡裡消失了。 「咦,真的不見了,那開回正常速度吧。」p先生也似乎鬆了一口氣。 在從公路駛回小鎮入口的那一秒,所有奇怪的事都一下子通了。 「仆街了,停下來,駛到旁邊去吧。」我十分冷靜的跟p先生說。 「吓!」p先生還一面疑惑。 其實就在進入小鎮的一刻,我看到了在路旁的一輛警車跪着一個警察,他手中拿著我只有在電影裡面看過的一種東西「路釘」。 路釘的唯一用途就是把輪胎刺破,而我跟p先生說停下來的時候,剛好我們的車就正正在路釘上面。 我們兩個被隨後衝上來的警察拉出車外制服在地上,我還好,p先生比較可憐,他被電槍指著按在地上動彈不得。

NE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