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rnest Ip @ernestip

  • Posts
    8
  • Followers
    144
  • Following
    132
醬汁另上自醃燒肉,薰出王家衛式煙霧。
  • Comments 2

醬汁另上自醃燒肉,薰出王家衛式煙霧。

Advertising
【煞有介事】
親愛的菲莉絲小姐:「我的生命,基本上是由對寫作的嘗試所構成,雖然大部分都不成功。但是若我不持續寫作,我將立刻平躺在地,被掃入垃圾堆中。我的能量是弱小得如此可憐;雖然我從不明瞭為什麼,但很明顯地,我得開始盡量節省在各方面的活動能量,處處留意,才能為我的主要目標獲得足夠的追求力量。如果我不如此而硬撐着去做超越我能力的事,我將會被迫自動回頭,並且受傷、被羞辱,最後永遠被削弱;雖然這是目前造成我不快樂的原因,但長遠來看,它依然給了我信心,讓我相信無論有多麼困難,總會在某顆幸運之星下找到一片天,那裏有着我可以繼續生存的空間。我曾經列出一份為了寫作而必須犧牲的事物名單,或是說為了寫作而必須從我身邊奪走的事物清單,也唯有透過如此的解釋,生命中的損失才變得可以忍受。」 ── 《給菲莉絲的情書》/卡夫卡 
#researchnotes #post
  • Comments 4

【煞有介事】 親愛的菲莉絲小姐:「我的生命,基本上是由對寫作的嘗試所構成,雖然大部分都不成功。但是若我不持續寫作,我將立刻平躺在地,被掃入垃圾堆中。我的能量是弱小得如此可憐;雖然我從不明瞭為什麼,但很明顯地,我得開始盡量節省在各方面的活動能量,處處留意,才能為我的主要目標獲得足夠的追求力量。如果我不如此而硬撐着去做超越我能力的事,我將會被迫自動回頭,並且受傷、被羞辱,最後永遠被削弱;雖然這是目前造成我不快樂的原因,但長遠來看,它依然給了我信心,讓我相信無論有多麼困難,總會在某顆幸運之星下找到一片天,那裏有着我可以繼續生存的空間。我曾經列出一份為了寫作而必須犧牲的事物名單,或是說為了寫作而必須從我身邊奪走的事物清單,也唯有透過如此的解釋,生命中的損失才變得可以忍受。」 ── 《給菲莉絲的情書》/卡夫卡 #researchnotes #post

失眠就抄寫:「親愛的◯,近些日子天涼了,有點疲倦,老在想:有那麼一天,在稅單、公文、剪報、筆記、書堆和影印的活頁裏,露出一些線索,比如說:一封信,一張照片,諸如此類,像生鏽的鐵絲網或腐爛的木柵,攀爬着藤蔓植物,下了一場冷雨,鐵絲網便深褐起來了,植物便潤綠起來了,那才感覺到生命悄悄地衰竭,又在不經意間透露着生機。這時便想起你,◯,你好嗎?你在做甚麼?」「有那麼的一封信是好的。歲月常常是記憶的朋友,或敵人。」
──── 《最薄的黑 最厚的白》/葉輝
#researchnotes #post
  • Comments 5

失眠就抄寫:「親愛的◯,近些日子天涼了,有點疲倦,老在想:有那麼一天,在稅單、公文、剪報、筆記、書堆和影印的活頁裏,露出一些線索,比如說:一封信,一張照片,諸如此類,像生鏽的鐵絲網或腐爛的木柵,攀爬着藤蔓植物,下了一場冷雨,鐵絲網便深褐起來了,植物便潤綠起來了,那才感覺到生命悄悄地衰竭,又在不經意間透露着生機。這時便想起你,◯,你好嗎?你在做甚麼?」「有那麼的一封信是好的。歲月常常是記憶的朋友,或敵人。」 ──── 《最薄的黑 最厚的白》/葉輝 #researchnotes #post

「精神分析這回事,不就是一場借愛情的體驗尋索重生機會的無窮冒險嗎?每一次開始,一切又會移位、重新開展,即使並未發泄消散,至少也會在分析對象隱密的生命中積存起來,在核心築成一再重生、抵禦死亡的有利條件。」
── Tales of Love, Julia Kristeva
#researchnotes #post
  • Comments 0

「精神分析這回事,不就是一場借愛情的體驗尋索重生機會的無窮冒險嗎?每一次開始,一切又會移位、重新開展,即使並未發泄消散,至少也會在分析對象隱密的生命中積存起來,在核心築成一再重生、抵禦死亡的有利條件。」 ── Tales of Love, Julia Kristeva #researchnotes #post

Advertising
「有人將書信體的特性(epistolarity)定義為『借信件形式上的特性創造意義』。書信體的特性,最基礎的範疇是,書信必然是書寫給人閱讀的。這不代表信件最後必會有人閱讀,甚或引來回應,但作為一種表達方式,書信是對話性的;它的存在,仗賴於維持一種幻覺,即書信者與讀者處於對話之中。」
── Discourses of Desire: Gender, Genre and Epistolary Fiction, Linda S. Kauffman
#researchnotes #post #okuyama
  • Comments 3

「有人將書信體的特性(epistolarity)定義為『借信件形式上的特性創造意義』。書信體的特性,最基礎的範疇是,書信必然是書寫給人閱讀的。這不代表信件最後必會有人閱讀,甚或引來回應,但作為一種表達方式,書信是對話性的;它的存在,仗賴於維持一種幻覺,即書信者與讀者處於對話之中。」 ── Discourses of Desire: Gender, Genre and Epistolary Fiction, Linda S. Kauffman #researchnotes #post #okuyama

「想想看,短促的一生中我摧毀了多少信件。特別有一天(整個過程歷時一整天,你我當時還未相識),我會告訴你的,那是我一生中最滑䅲而邪惡,也最不堪言說的事件⋯⋯我駕車過去(一路盯着倒後鏡,怕有人跟蹤)。那些最美麗的信件,比所有文學作品更美的信件,開初我在塞納河畔將它們逐張撕毀,不過知道整件事會花近二十四小時的時間,而人群往來,碎片也可以重新拼在一起,還有那些跟在我背後窺探我私生活的警察⋯⋯我將信件都收回車裡,隨意駛到城郊某處,就在路旁慢慢地,將一切燒毀。我對自己說,我不會重新開始。」
──《明信片》/Jacques Derrida
#researchnotes #post
  • Comments 4

「想想看,短促的一生中我摧毀了多少信件。特別有一天(整個過程歷時一整天,你我當時還未相識),我會告訴你的,那是我一生中最滑䅲而邪惡,也最不堪言說的事件⋯⋯我駕車過去(一路盯着倒後鏡,怕有人跟蹤)。那些最美麗的信件,比所有文學作品更美的信件,開初我在塞納河畔將它們逐張撕毀,不過知道整件事會花近二十四小時的時間,而人群往來,碎片也可以重新拼在一起,還有那些跟在我背後窺探我私生活的警察⋯⋯我將信件都收回車裡,隨意駛到城郊某處,就在路旁慢慢地,將一切燒毀。我對自己說,我不會重新開始。」 ──《明信片》/Jacques Derrida #researchnotes #post

「我就似是古代的信使,一個侍者、跑腿、傳訊者,帶着你我給予對方的事物奔走,只勉強算個繼承者,還是跛腳的,甚至無法接收,無法將自己與自己繼承的事物相提並論,而我一路跑,跑着把必須保密的消息帶出去,又一路不時摔倒⋯⋯我希望抵達你,來到你的面前,你是我獨有的命運,而我跑啊跑又一路跌倒,在每步與每步之間⋯⋯」 ——《明信片》/Jacques Derrida
#researchnotes #post
  • Comments 0

「我就似是古代的信使,一個侍者、跑腿、傳訊者,帶着你我給予對方的事物奔走,只勉強算個繼承者,還是跛腳的,甚至無法接收,無法將自己與自己繼承的事物相提並論,而我一路跑,跑着把必須保密的消息帶出去,又一路不時摔倒⋯⋯我希望抵達你,來到你的面前,你是我獨有的命運,而我跑啊跑又一路跌倒,在每步與每步之間⋯⋯」 ——《明信片》/Jacques Derrida #researchnotes #post

Advertising
  • Comments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