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t's our showtime. @dk_ek

寶寶🙎羊羊🙋星星👧 ⏳2016/02/29<一>開站⌛ 🙊EXO趣事、時事/手繪/勾搭聊天/文🙊 👐友站:4☝一星期之後刪文不退追蹤☝ 👉成員短文系列👈 ⚠禁問轉載來源⚠禁偷文

  • Posts
    890
  • Followers
    460
  • Following
    12
Ch.762
很難想象那個高高在上的DH集團的總裁,竟然會和一個4歲的小女孩如此親昵,明眼人一看,就能看出這個男人,有多寵愛著這個女兒。

甚至不少圍觀者,明白吳世勳身份的,都在心中暗自猜測著,依照吳世勳寵愛這個女兒的程度,只怕要把女兒的母親扶正,那是遲早的事兒了吧。

和小傢伙同一個班級的張曉柔此刻正被母親接了出來,在看到了此情景後,忍不住地仰著下巴問道,“笑笑,這個叔叔是誰啊?” “是我爹地哦,是爹地!”小傢伙扭了扭身子,讓吳世勳把她放了下來,對著張曉柔很神氣地道,“你看,我爹地來接我了,我才不是爹地不要的小孩子呢!” 對這句話,小傢伙還挺耿耿於懷的。

吳世勳微微地蹙了下眉,而一旁張曉柔的母親王雅芬,自然是知道自家女兒當初對吳笑語說了什麼話,才會令得對方說出了這話,因此一時之間,整個人緊張了起來,臉色也變得有些蒼白,深怕吳世勳會追究什麼。

張曉柔撅了撅嘴巴,而吳笑語則像是還要再確定似的,拉著吳世勳的手問道,“爹地會不要笑笑嗎?” 小傢伙問得特別認真,仰著脖子,小手拽著他的大手,拽得緊緊的,就像是深怕他會說不要。

吳世勳蹲下了身子,視線和女兒平行著,他的手輕輕撫摸著女兒的頭發,“爹地不會不要你的,爹地只怕你會不要爹地。” 小傢伙笑了,眉眼彎彎,笑容是這樣的燦爛。  一瞬間,他怔忡著,癡癡的看著女兒的這份笑容,這份對他來說,彌足珍貴的笑容。

直到小傢伙在他的臉上嘖嘖有聲的親了好幾下,軟嫩嫩的聲音在他的耳邊說著,“笑笑才不會不要爹地的!笑笑好喜歡好喜歡爹地的!”他才回過神來。

言嵐怔怔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,五味參雜。

在車上的時候,言嵐問著吳世勳,“你怎麼會來幼稚園?” “父親來幼稚園接女兒,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?”吳世勳回道。

小傢伙則立刻起勁道,“那爹地以後還會來接我嗎?” “會!只要笑笑想要,那麼爹地就會常常來接你。”吳世勳道。

小傢伙立刻點頭連連,直說著想要。

吳世勳看著言嵐,“以後我可以和你一起來接笑笑嗎?” “你是他的父親,又有什麼不可以的。”她道。 “可是我希望你也願意,願意和我一起去接。我是她的爹地,而你是她的媽咪。”而他們,是一家三口,“小嵐,你真的不可以嫁給我嗎?我愛你,比誰都愛,而你對我,也還是有感覺的,只要時間,只要你給我時間,我一定可以讓你重新愛上我的……” “別說了,孩子還在這!”言嵐道。

此刻小傢伙正在聚精會神地聽著對話,雖然這些對話,她根本就不是很聽不懂。

吳世勳沒再說下去了,等回到了別墅,吳世勳讓傭人帶著女兒去換衣服,自己拉住了言嵐道,“現在笑笑不在旁邊,你可以給我答覆了嗎?” 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
#長文#總裁睡不著
  • Comments 0

Ch.762 很難想象那個高高在上的DH集團的總裁,竟然會和一個4歲的小女孩如此親昵,明眼人一看,就能看出這個男人,有多寵愛著這個女兒。 甚至不少圍觀者,明白吳世勳身份的,都在心中暗自猜測著,依照吳世勳寵愛這個女兒的程度,只怕要把女兒的母親扶正,那是遲早的事兒了吧。 和小傢伙同一個班級的張曉柔此刻正被母親接了出來,在看到了此情景後,忍不住地仰著下巴問道,“笑笑,這個叔叔是誰啊?” “是我爹地哦,是爹地!”小傢伙扭了扭身子,讓吳世勳把她放了下來,對著張曉柔很神氣地道,“你看,我爹地來接我了,我才不是爹地不要的小孩子呢!” 對這句話,小傢伙還挺耿耿於懷的。 吳世勳微微地蹙了下眉,而一旁張曉柔的母親王雅芬,自然是知道自家女兒當初對吳笑語說了什麼話,才會令得對方說出了這話,因此一時之間,整個人緊張了起來,臉色也變得有些蒼白,深怕吳世勳會追究什麼。 張曉柔撅了撅嘴巴,而吳笑語則像是還要再確定似的,拉著吳世勳的手問道,“爹地會不要笑笑嗎?” 小傢伙問得特別認真,仰著脖子,小手拽著他的大手,拽得緊緊的,就像是深怕他會說不要。 吳世勳蹲下了身子,視線和女兒平行著,他的手輕輕撫摸著女兒的頭發,“爹地不會不要你的,爹地只怕你會不要爹地。” 小傢伙笑了,眉眼彎彎,笑容是這樣的燦爛。 一瞬間,他怔忡著,癡癡的看著女兒的這份笑容,這份對他來說,彌足珍貴的笑容。 直到小傢伙在他的臉上嘖嘖有聲的親了好幾下,軟嫩嫩的聲音在他的耳邊說著,“笑笑才不會不要爹地的!笑笑好喜歡好喜歡爹地的!”他才回過神來。 言嵐怔怔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,五味參雜。 在車上的時候,言嵐問著吳世勳,“你怎麼會來幼稚園?” “父親來幼稚園接女兒,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?”吳世勳回道。 小傢伙則立刻起勁道,“那爹地以後還會來接我嗎?” “會!只要笑笑想要,那麼爹地就會常常來接你。”吳世勳道。 小傢伙立刻點頭連連,直說著想要。 吳世勳看著言嵐,“以後我可以和你一起來接笑笑嗎?” “你是他的父親,又有什麼不可以的。”她道。 “可是我希望你也願意,願意和我一起去接。我是她的爹地,而你是她的媽咪。”而他們,是一家三口,“小嵐,你真的不可以嫁給我嗎?我愛你,比誰都愛,而你對我,也還是有感覺的,只要時間,只要你給我時間,我一定可以讓你重新愛上我的……” “別說了,孩子還在這!”言嵐道。 此刻小傢伙正在聚精會神地聽著對話,雖然這些對話,她根本就不是很聽不懂。 吳世勳沒再說下去了,等回到了別墅,吳世勳讓傭人帶著女兒去換衣服,自己拉住了言嵐道,“現在笑笑不在旁邊,你可以給我答覆了嗎?” 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 #長文#總裁睡不著

Advertising
Ch.761

吳世勳的手指越收越緊,言承遠臉上的痛苦之色也在加劇著,周圍圍觀的那些等著接孩子的家長或者保姆,卻沒一個敢上前的。 “小嵐……你……你難道真要看著我受傷嗎?要讓笑笑知道,她的外公是被她父親弄傷的嗎?”言承遠嚷嚷著。

言嵐不想再讓女兒在幼稚園飽受爭議,如今在幼稚園外的這一幕,還不知道以後會為女兒惹來多少閒言碎語呢! “放開他吧。”言嵐對著吳世勳道。 “好。”吳世勳淡淡地道,鬆開了手。

言承遠整個人幾乎癱軟在了地上,只覺得自己好像是又活了過來。他還以為是自己剛才的那番話奏效的關係,心中正一絲得意著,卻聽到了吳世勳對著他冷冷地道,“以後,別再接近這了,如果你再隨意的接近著這的話,那麼別怪我會做些什麼。” 言承遠一慌,聽得出吳世勳這話,絕對不是隨便說說的,“我……我來這看看自己的外孫女,有什麼不對的!” “外孫女?”吳世勳哼笑了一聲,突然靠近著對方,就在言承遠以為吳世勳又要動手的時候,卻只聽到對方的聲音,透著一種淡淡的冷漠說著,“言承遠,你早就已經沒有資格了,你以前傷害了小嵐,所以淪落到這樣的下場,而現在,你又一次傷害了她,你說,又會有什麼樣的下場呢?” 他說過的,不會讓小嵐受到任何的委屈和傷害的。令得她受傷的人,都會受到懲罰,包括著——他自己。

言承遠隻覺得腳底竄上了陣陣寒意,心中湧上著一種恐懼,只覺得這一次,似乎自己所做的事情,可能會讓他以後的歲月中,都後悔無比! ———— 言承遠灰溜溜的走了,而幼稚園門口處的那些人,對於剛才所發生的那一幕,都聰明的當做沒看到,甚至還有兩三個商圈中和DH集團有過生意往來的人,笑著和吳世勳打著招呼。

而吳世勳,也面色如常地和對方隨意的交談了幾句。 “沒想到會在這遇到吳先生你,聽說你……的孩子,念得也是這所幼稚園。”對方在說到孩子的時候,停頓了一下,似乎在猶豫著該不該用這個詞彙,畢竟,有些人,並不喜歡別人提及自己的私生子。

可是吳世勳卻是大大方方的承認道,“嗯,我女兒在這所幼稚園。” 這樣自然的態度,反倒讓旁人不好意思說什麼了。

當小傢伙從幼稚園的教室門口跑出來的時候,一看到今天來接她的居然還有吳世勳,立馬興奮地奔進著吳世勳的懷中,親熱地嚷著爹地。

吳世勳順勢把女兒抱了起來,小傢伙立刻摟住吳世勳的脖頸,開始著各種撒嬌。

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
#長文#總裁睡不著
  • Comments 0

Ch.761 吳世勳的手指越收越緊,言承遠臉上的痛苦之色也在加劇著,周圍圍觀的那些等著接孩子的家長或者保姆,卻沒一個敢上前的。 “小嵐……你……你難道真要看著我受傷嗎?要讓笑笑知道,她的外公是被她父親弄傷的嗎?”言承遠嚷嚷著。 言嵐不想再讓女兒在幼稚園飽受爭議,如今在幼稚園外的這一幕,還不知道以後會為女兒惹來多少閒言碎語呢! “放開他吧。”言嵐對著吳世勳道。 “好。”吳世勳淡淡地道,鬆開了手。 言承遠整個人幾乎癱軟在了地上,只覺得自己好像是又活了過來。他還以為是自己剛才的那番話奏效的關係,心中正一絲得意著,卻聽到了吳世勳對著他冷冷地道,“以後,別再接近這了,如果你再隨意的接近著這的話,那麼別怪我會做些什麼。” 言承遠一慌,聽得出吳世勳這話,絕對不是隨便說說的,“我……我來這看看自己的外孫女,有什麼不對的!” “外孫女?”吳世勳哼笑了一聲,突然靠近著對方,就在言承遠以為吳世勳又要動手的時候,卻只聽到對方的聲音,透著一種淡淡的冷漠說著,“言承遠,你早就已經沒有資格了,你以前傷害了小嵐,所以淪落到這樣的下場,而現在,你又一次傷害了她,你說,又會有什麼樣的下場呢?” 他說過的,不會讓小嵐受到任何的委屈和傷害的。令得她受傷的人,都會受到懲罰,包括著——他自己。 言承遠隻覺得腳底竄上了陣陣寒意,心中湧上著一種恐懼,只覺得這一次,似乎自己所做的事情,可能會讓他以後的歲月中,都後悔無比! ———— 言承遠灰溜溜的走了,而幼稚園門口處的那些人,對於剛才所發生的那一幕,都聰明的當做沒看到,甚至還有兩三個商圈中和DH集團有過生意往來的人,笑著和吳世勳打著招呼。 而吳世勳,也面色如常地和對方隨意的交談了幾句。 “沒想到會在這遇到吳先生你,聽說你……的孩子,念得也是這所幼稚園。”對方在說到孩子的時候,停頓了一下,似乎在猶豫著該不該用這個詞彙,畢竟,有些人,並不喜歡別人提及自己的私生子。 可是吳世勳卻是大大方方的承認道,“嗯,我女兒在這所幼稚園。” 這樣自然的態度,反倒讓旁人不好意思說什麼了。 當小傢伙從幼稚園的教室門口跑出來的時候,一看到今天來接她的居然還有吳世勳,立馬興奮地奔進著吳世勳的懷中,親熱地嚷著爹地。 吳世勳順勢把女兒抱了起來,小傢伙立刻摟住吳世勳的脖頸,開始著各種撒嬌。 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 #長文#總裁睡不著

Ch.760
因為言承遠的大聲,不少人的目光都朝著他們這邊看了過來,有些家長也認出了言嵐和言承遠,是最近那個熱門新聞上的人物,因此不乏竊竊私語之類的。

言嵐抿著唇,一言不發。

而言承遠則像是越多人注意到,就越有依仗似的,更加的洋洋得意,“小嵐啊,我也是關心笑笑嘛,才來看看她的,你又何必這樣呢!還是說你怕我對她說那些亂七八糟的新聞?不過我對媒體說的也是事實,其實要解決也很方便啊,只要你讓吳世勳隨便給我找個交響樂隊的指揮工作,再給我點錢,讓我可以安度晚年,我當然就會對媒體說,你是孝順的女兒,之前不過是我們之間的誤會罷了。” 找工作,給錢!用媒體來威脅,不過是一種變相的敲詐罷了。“我不會給你找什麼工作,也不會給你什麼錢,至於你想對媒體說什麼的話,那是你的自由,同樣的,在媒體面前的發言權,也並不僅僅只是你一個人。我會在這個周五,開記者發布會,到時候誰是誰非,自然一目了然!”言嵐語氣強硬地道,完全沒有要接受對方這種提議的打算。

言承遠臉色一變,“你是打算要把事情鬧大嗎?” “最開始把事情鬧大的不正是你嗎?”言嵐反唇相譏。 “你……你鬧大了事,到時候丟臉的是你,你難道真不怕嗎?像吳家這樣的豪門,可承擔不起什麼醜聞!” “我從來不覺得我所做的,算什麼醜聞,相對而言,你做的事兒,才是真正的醜聞吧。”言嵐道。

言承遠一聽這話,猛地抬起手,就要打向言嵐的臉。

可是下一刻,喊痛的那個人,卻是言承遠。另一隻手在半空中截住了他的手,把言承遠的右手擰成了一個近乎不可思議的角度。

言承遠的臉上頓時布滿了痛苦之色,“啊,手……手要斷了……放……放手!” 言嵐一臉的震驚。

是吳世勳!

這時候的他,正擰著言承遠的手,俊美的臉龐上,盡是冷色。

而言承遠一見是吳世勳,立刻沒了剛才對自己女兒的那態度了,簡直就像是老鼠見了貓似的。 “吳……吳先生……你快放手,我……我的手快要斷了……”言承遠斷斷續續地說著,手上的劇痛,令得他額頭滲出了大滴大滴的汗珠。 “你剛才是要打她嗎?”華麗的聲線,卻冷得就像是極地的寒風一樣,讓言承遠的脊背陣陣發寒。 “怎麼……怎麼會呢……我……我好歹也是她的父親啊……”言承遠這麼說,不斷的提醒著吳世勳,他的身份,希望對方快點鬆手。

可是吳世勳的手指卻不曾鬆開半分,“父親又怎麼樣呢?”這個男人,真以為他什麼事都不知道嗎?

對於言嵐的一切,吳世勳都著手了解,自然也很清楚著最近言嵐和言承遠之間的那新聞。要平息這種新聞很簡單,對於言承遠這樣的人,只要給上一點好處就行了。

但是,小嵐卻從來沒有對他說過這件事。

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
#長文#總裁睡不著
  • Comments 0

Ch.760 因為言承遠的大聲,不少人的目光都朝著他們這邊看了過來,有些家長也認出了言嵐和言承遠,是最近那個熱門新聞上的人物,因此不乏竊竊私語之類的。 言嵐抿著唇,一言不發。 而言承遠則像是越多人注意到,就越有依仗似的,更加的洋洋得意,“小嵐啊,我也是關心笑笑嘛,才來看看她的,你又何必這樣呢!還是說你怕我對她說那些亂七八糟的新聞?不過我對媒體說的也是事實,其實要解決也很方便啊,只要你讓吳世勳隨便給我找個交響樂隊的指揮工作,再給我點錢,讓我可以安度晚年,我當然就會對媒體說,你是孝順的女兒,之前不過是我們之間的誤會罷了。” 找工作,給錢!用媒體來威脅,不過是一種變相的敲詐罷了。“我不會給你找什麼工作,也不會給你什麼錢,至於你想對媒體說什麼的話,那是你的自由,同樣的,在媒體面前的發言權,也並不僅僅只是你一個人。我會在這個周五,開記者發布會,到時候誰是誰非,自然一目了然!”言嵐語氣強硬地道,完全沒有要接受對方這種提議的打算。 言承遠臉色一變,“你是打算要把事情鬧大嗎?” “最開始把事情鬧大的不正是你嗎?”言嵐反唇相譏。 “你……你鬧大了事,到時候丟臉的是你,你難道真不怕嗎?像吳家這樣的豪門,可承擔不起什麼醜聞!” “我從來不覺得我所做的,算什麼醜聞,相對而言,你做的事兒,才是真正的醜聞吧。”言嵐道。 言承遠一聽這話,猛地抬起手,就要打向言嵐的臉。 可是下一刻,喊痛的那個人,卻是言承遠。另一隻手在半空中截住了他的手,把言承遠的右手擰成了一個近乎不可思議的角度。 言承遠的臉上頓時布滿了痛苦之色,“啊,手……手要斷了……放……放手!” 言嵐一臉的震驚。 是吳世勳! 這時候的他,正擰著言承遠的手,俊美的臉龐上,盡是冷色。 而言承遠一見是吳世勳,立刻沒了剛才對自己女兒的那態度了,簡直就像是老鼠見了貓似的。 “吳……吳先生……你快放手,我……我的手快要斷了……”言承遠斷斷續續地說著,手上的劇痛,令得他額頭滲出了大滴大滴的汗珠。 “你剛才是要打她嗎?”華麗的聲線,卻冷得就像是極地的寒風一樣,讓言承遠的脊背陣陣發寒。 “怎麼……怎麼會呢……我……我好歹也是她的父親啊……”言承遠這麼說,不斷的提醒著吳世勳,他的身份,希望對方快點鬆手。 可是吳世勳的手指卻不曾鬆開半分,“父親又怎麼樣呢?”這個男人,真以為他什麼事都不知道嗎? 對於言嵐的一切,吳世勳都著手了解,自然也很清楚著最近言嵐和言承遠之間的那新聞。要平息這種新聞很簡單,對於言承遠這樣的人,只要給上一點好處就行了。 但是,小嵐卻從來沒有對他說過這件事。 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 #長文#總裁睡不著

Ch.759
他驀地輕笑了一聲,笑聲卻有些澀然,修長的手指,劃過著書頁角下那塊皺起的地方。這些皺起的地方,都可以讓他想到那個夜晚。

地上,灑落著藥片,他喝著酒,吞著那些藥,痛苦到發瘋地程度。

當酒從他的指尖滑落,沾濕著這本書的時候,他昏昏沉沉的抱著書,拚命地想要把那些酒液拭去。唯一的念頭,竟是……這是她的東西,是她留下來給他的東西。

即使這是她丟下的,是她不要的,可是對他而言,卻是他深深的回憶,是比他性命都珍貴的回憶。

小嵐,你可知道,在那個晚上,我在用這條命贖罪。

那個晚上的他,像個瘋子;那個晚上的他,在生死一線中掙紮著;那個晚上的他,據說在被推進急診室的時候,都還緊緊地抱著這本寓言故事。

吳世勳站起身,整理了一下頭髮。或許是有好好睡了的關係,感覺一直以來那隱隱的頭痛,都舒服了不少。

果然,還是只有她,可以讓他入睡。 “小嵐,人呢?”吳世勳問著走過來的古管家。 “少爺你剛睡著的時候,言小姐就帶著笑笑去了幼稚園。”古管家回道。 “是嗎?”吳世勳的眼中閃過著一抹落寂,抬眼看了看客廳的鐘,此刻的時間顯示,已經是下午3點了,可見這一覺,他睡得還真是夠久的。 “不過言小姐在臨走前,特意幫你蓋上了被子。”古管家道。

吳世勳一愣,轉身看著剛才被他掀開,此刻還搭在沙發上的那床被子,那是——小嵐幫他蓋上的嗎?

吳世勳一步一步地重新走到了沙發旁,彎下腰,伸手扯起了被單的一角。他之前還以為是宅子的傭人幫他蓋上地,原來不是。

原來,是小嵐!

是小嵐!

他的臉深深地埋在了被子中,彷若在思念著什麼,又在想象著什麼。

她是用什麼樣的表情幫他蓋著被子的呢?她還是在乎他的!她的心中一定還有著他,所以才會這樣做吧! “哈哈……哈哈……小嵐,你說,我猜得對不對呢?”他對著空氣說著,宛若他就站在她的面前。

古管家隻看到自己看著長大的少爺,此刻抱著那床被子,又哭又笑著,不由得歎了口氣。

真不知道,什麼時候這個家,才可以迎來真正的歡笑。 ———— 言嵐沒想到言承遠在鬧出了那麼多新聞後,還會再出現在她的面前,而且還是在幼稚園的門口。 “你來這做什麼?”言嵐問道,此時是幼稚園放學的時候,因此校門口有不少的人。

言承遠笑得有些算計,“當然是來接我的外孫女了!” 言嵐眯了下眸子,“她從來都不是你的外孫女。” “這可不是你說不是,就不是的!”言承遠大聲嚷嚷著,“血緣這個東西,可不是說斬斷就能斬斷的,再怎麼說,吳笑語也是我言承遠的外孫女,這點可不會變!” 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
#長文#總裁睡不著
  • Comments 0

Ch.759 他驀地輕笑了一聲,笑聲卻有些澀然,修長的手指,劃過著書頁角下那塊皺起的地方。這些皺起的地方,都可以讓他想到那個夜晚。 地上,灑落著藥片,他喝著酒,吞著那些藥,痛苦到發瘋地程度。 當酒從他的指尖滑落,沾濕著這本書的時候,他昏昏沉沉的抱著書,拚命地想要把那些酒液拭去。唯一的念頭,竟是……這是她的東西,是她留下來給他的東西。 即使這是她丟下的,是她不要的,可是對他而言,卻是他深深的回憶,是比他性命都珍貴的回憶。 小嵐,你可知道,在那個晚上,我在用這條命贖罪。 那個晚上的他,像個瘋子;那個晚上的他,在生死一線中掙紮著;那個晚上的他,據說在被推進急診室的時候,都還緊緊地抱著這本寓言故事。 吳世勳站起身,整理了一下頭髮。或許是有好好睡了的關係,感覺一直以來那隱隱的頭痛,都舒服了不少。 果然,還是只有她,可以讓他入睡。 “小嵐,人呢?”吳世勳問著走過來的古管家。 “少爺你剛睡著的時候,言小姐就帶著笑笑去了幼稚園。”古管家回道。 “是嗎?”吳世勳的眼中閃過著一抹落寂,抬眼看了看客廳的鐘,此刻的時間顯示,已經是下午3點了,可見這一覺,他睡得還真是夠久的。 “不過言小姐在臨走前,特意幫你蓋上了被子。”古管家道。 吳世勳一愣,轉身看著剛才被他掀開,此刻還搭在沙發上的那床被子,那是——小嵐幫他蓋上的嗎? 吳世勳一步一步地重新走到了沙發旁,彎下腰,伸手扯起了被單的一角。他之前還以為是宅子的傭人幫他蓋上地,原來不是。 原來,是小嵐! 是小嵐! 他的臉深深地埋在了被子中,彷若在思念著什麼,又在想象著什麼。 她是用什麼樣的表情幫他蓋著被子的呢?她還是在乎他的!她的心中一定還有著他,所以才會這樣做吧! “哈哈……哈哈……小嵐,你說,我猜得對不對呢?”他對著空氣說著,宛若他就站在她的面前。 古管家隻看到自己看著長大的少爺,此刻抱著那床被子,又哭又笑著,不由得歎了口氣。 真不知道,什麼時候這個家,才可以迎來真正的歡笑。 ———— 言嵐沒想到言承遠在鬧出了那麼多新聞後,還會再出現在她的面前,而且還是在幼稚園的門口。 “你來這做什麼?”言嵐問道,此時是幼稚園放學的時候,因此校門口有不少的人。 言承遠笑得有些算計,“當然是來接我的外孫女了!” 言嵐眯了下眸子,“她從來都不是你的外孫女。” “這可不是你說不是,就不是的!”言承遠大聲嚷嚷著,“血緣這個東西,可不是說斬斷就能斬斷的,再怎麼說,吳笑語也是我言承遠的外孫女,這點可不會變!” 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 #長文#總裁睡不著

Advertising
Ch.758

吳笑語走到班級的時候,昨天和她打架的那位張曉柔小盆友,此刻的模樣,完全沒有昨天的那種趾高氣昂了,反倒是有些委屈小心地走到了吳笑語的跟前。 “幹嘛?”吳笑語一雙黑眸瞪得大大的,在想著對方是不是還要和她打一架。 “對……對不起,我、我以後再也不和你打架了。”張曉柔道歉道,昨天媽咪來接她的時候,也不知道老師和媽咪說了什麼,接著媽咪就一直瞪著她,問了她打架的事情,然後回到家,媽咪又不知道和爹地說了什麼,結果一向來疼她的爹地,打得她屁股都要開花了。

還沒等她緩過勁兒來,爹地就非要她今天和吳笑語道歉,還說如果她不道歉的話,以後就不給她買洋娃娃了。

作為一個洋娃娃控的4歲小女孩,自然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,於是乎,縱然是驕縱的張曉柔,這會兒也是沒辦法了,委屈得不得了的道歉著。

明明,昨天還是吳笑語打她打得更嚴重呢,可是偏偏爹地就非要她去道歉!

吳笑語奇怪地眨眨眼,不明白怎麼和她想得不一樣。

道歉完了,張曉柔小盆友覺得自己是已經完成了任務,於是又聳聳鼻子,好奇地問著吳笑語,“昨天抱著你離開的那個大哥哥,是你的哥哥嗎?” 小傢伙點點頭,“嗯,是烈哥哥!烈哥哥很好,以前我找不到爹地媽咪的時候,還帶我找爹地媽咪呢,還會給我買很多好吃的東西和很多玩具……” 小傢伙開始顯擺地說起了和朴燦烈之間的種種,聽得張曉柔一臉的嚮往,她也好想有這樣的哥哥呢!就算不是親的也可以啊! “那個烈哥哥很好看呢,就好像是故事的王子,比我所有的王子娃娃都好看!如果烈哥哥也可以抱抱我就好了。”張曉柔嚮往地說道。

王子嗎?吳笑語腦海中浮現出了朴燦烈的樣子,好像她以前,還真沒想過烈哥哥像不像媽咪講的那些故事中的王子呢!

不過……一想到烈哥哥抱著張曉柔的模樣,小家夥就皺了皺兩道小眉毛,覺得心有點不舒服。唔……琢磨了一會兒,小傢伙把這歸咎於是打過架的關係。

嗯,一定是這樣的! —————— 夢,很美,很甜,卻又帶著一種無比的憂傷。

越是甜美,就越會讓他明白著自己所失去的,是有多珍貴。

緩緩地睜開著眼睛,吳世勳怔怔地看著那本放在沙發旁茶幾上的寓言故事。書,就在他觸手可及的地方。

微微地抬起手,他拿過了書,目光深深地凝視著書。

這本書,他已經不知道翻過多少遍了,裡面每一個故事,都可以倒背如流。每次總是在夢中,聽著她給他念著書中的故事。

而這一次,卻是在現實中……聽到了。

然後,他睡著了…… 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
#長文#總裁睡不著
  • Comments 0

Ch.758 吳笑語走到班級的時候,昨天和她打架的那位張曉柔小盆友,此刻的模樣,完全沒有昨天的那種趾高氣昂了,反倒是有些委屈小心地走到了吳笑語的跟前。 “幹嘛?”吳笑語一雙黑眸瞪得大大的,在想著對方是不是還要和她打一架。 “對……對不起,我、我以後再也不和你打架了。”張曉柔道歉道,昨天媽咪來接她的時候,也不知道老師和媽咪說了什麼,接著媽咪就一直瞪著她,問了她打架的事情,然後回到家,媽咪又不知道和爹地說了什麼,結果一向來疼她的爹地,打得她屁股都要開花了。 還沒等她緩過勁兒來,爹地就非要她今天和吳笑語道歉,還說如果她不道歉的話,以後就不給她買洋娃娃了。 作為一個洋娃娃控的4歲小女孩,自然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,於是乎,縱然是驕縱的張曉柔,這會兒也是沒辦法了,委屈得不得了的道歉著。 明明,昨天還是吳笑語打她打得更嚴重呢,可是偏偏爹地就非要她去道歉! 吳笑語奇怪地眨眨眼,不明白怎麼和她想得不一樣。 道歉完了,張曉柔小盆友覺得自己是已經完成了任務,於是又聳聳鼻子,好奇地問著吳笑語,“昨天抱著你離開的那個大哥哥,是你的哥哥嗎?” 小傢伙點點頭,“嗯,是烈哥哥!烈哥哥很好,以前我找不到爹地媽咪的時候,還帶我找爹地媽咪呢,還會給我買很多好吃的東西和很多玩具……” 小傢伙開始顯擺地說起了和朴燦烈之間的種種,聽得張曉柔一臉的嚮往,她也好想有這樣的哥哥呢!就算不是親的也可以啊! “那個烈哥哥很好看呢,就好像是故事的王子,比我所有的王子娃娃都好看!如果烈哥哥也可以抱抱我就好了。”張曉柔嚮往地說道。 王子嗎?吳笑語腦海中浮現出了朴燦烈的樣子,好像她以前,還真沒想過烈哥哥像不像媽咪講的那些故事中的王子呢! 不過……一想到烈哥哥抱著張曉柔的模樣,小家夥就皺了皺兩道小眉毛,覺得心有點不舒服。唔……琢磨了一會兒,小傢伙把這歸咎於是打過架的關係。 嗯,一定是這樣的! —————— 夢,很美,很甜,卻又帶著一種無比的憂傷。 越是甜美,就越會讓他明白著自己所失去的,是有多珍貴。 緩緩地睜開著眼睛,吳世勳怔怔地看著那本放在沙發旁茶幾上的寓言故事。書,就在他觸手可及的地方。 微微地抬起手,他拿過了書,目光深深地凝視著書。 這本書,他已經不知道翻過多少遍了,裡面每一個故事,都可以倒背如流。每次總是在夢中,聽著她給他念著書中的故事。 而這一次,卻是在現實中……聽到了。 然後,他睡著了…… 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 #長文#總裁睡不著

Ch.757
猶豫了一下,古管家繼續喃喃地道,“言小姐,你和少爺之間縱然當年是少爺做錯了,可是也過了這麼多年了,就算看在小小姐的份兒上,也請你原諒少爺吧。” 言嵐抿了抿唇,沒有直接回答古管家的話,只是道,“我先送笑笑去幼稚園了,再不去會遲到的。”說著,便離開了客廳。

古管家嘆了一口氣,看了看身上蓋著被子的吳世勳。不過既然言小姐她肯給少爺蓋被子,那多多少少還是對少爺有些關心的吧。

言嵐開車送女兒前往幼稚園,當她看到老師的時候,可以感覺得出,老師對她的態度,有著一種明顯的變化。

如果說以前,這位老師對她是一種比較生疏的客套的話,那麼現在,卻變成了一種畏懼的熱情。就好像在害怕著什麼,卻又不得不對她討好似的。 “聽說昨天笑笑和人打架了,對方的孩子怎麼樣了,有受傷嗎?”言嵐關心地問道。畢竟小孩子打打鬧鬧什麼的,都很平常。

她會心痛笑笑臉上的傷,自然對方孩子的父母,也會心痛他們自己孩子的傷吧。 “對方沒受什麼傷。”老師臉上堆滿笑意的道,“昨天是我不好,沒了解清楚情況,就讓吳笑語和對方道歉,後來我了解過了,事情是對方的錯,孩子的家長,還想要向你道歉呢?” “既然那孩子沒受什麼傷,那就好了,至於道歉不道歉的,就不必了。”言嵐道。

老師尷尬地笑了笑,又故作親切地彎下腰,對著吳笑語道,“笑語,昨天真是對不起啊,是老師錯怪你了,下次老師一定不會再這樣了,你可不可以跟昨天帶你離開這兒的大哥哥說一聲啊,就說老師以後不會再不弄清楚事情,就錯怪人了。” 小傢伙畢竟不通人情世故,很爽快地點點頭,只不過她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可以再見到朴燦烈,因此抬頭,晃了晃言嵐的手,“媽咪,笑笑什麼時候可以再見到烈哥哥啊,昨天笑笑在烈哥哥家,都沒有和烈哥哥玩呢。” 老師一聽這話,表情更是誠惶誠恐。能進朴家,並且還能和朴燦烈用上“玩”這個字眼的,可見言嵐和吳笑語,應該和朴家關係匪淺吧。

老師這會兒在心中更是後悔死了自己昨天的行為,要是朴家一個看她不順眼,要捏死像她這樣一個普通人,那真是分分鐘的事情啊。

言嵐這會兒總算是明白過來了老師態度轉變的原因了。

朴家,那個有著悠久歷史的家族,才是真正讓老師懼怕的。只怕這位老師是以為她和笑笑,和朴家有什麼匪淺的關係吧。 “下次吧,如果你想去的話,那媽咪帶你去。”而她,也的確需要好好去朴家道謝,畢竟,不管朴燦烈對待笑笑的身上,有多少的疑點,但是他救了笑笑,卻是不爭的事實。

吳笑語歡呼一聲,而老師用著一種果然如此的眼神看著言嵐。

言嵐無意去對老師解釋什麼,反正要誤會,也是對方自己的事兒。又和女兒交代了幾句,親了親小傢伙的臉蛋,言嵐這才離開。

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
#長文#總裁睡不著
  • Comments 0

Ch.757 猶豫了一下,古管家繼續喃喃地道,“言小姐,你和少爺之間縱然當年是少爺做錯了,可是也過了這麼多年了,就算看在小小姐的份兒上,也請你原諒少爺吧。” 言嵐抿了抿唇,沒有直接回答古管家的話,只是道,“我先送笑笑去幼稚園了,再不去會遲到的。”說著,便離開了客廳。 古管家嘆了一口氣,看了看身上蓋著被子的吳世勳。不過既然言小姐她肯給少爺蓋被子,那多多少少還是對少爺有些關心的吧。 言嵐開車送女兒前往幼稚園,當她看到老師的時候,可以感覺得出,老師對她的態度,有著一種明顯的變化。 如果說以前,這位老師對她是一種比較生疏的客套的話,那麼現在,卻變成了一種畏懼的熱情。就好像在害怕著什麼,卻又不得不對她討好似的。 “聽說昨天笑笑和人打架了,對方的孩子怎麼樣了,有受傷嗎?”言嵐關心地問道。畢竟小孩子打打鬧鬧什麼的,都很平常。 她會心痛笑笑臉上的傷,自然對方孩子的父母,也會心痛他們自己孩子的傷吧。 “對方沒受什麼傷。”老師臉上堆滿笑意的道,“昨天是我不好,沒了解清楚情況,就讓吳笑語和對方道歉,後來我了解過了,事情是對方的錯,孩子的家長,還想要向你道歉呢?” “既然那孩子沒受什麼傷,那就好了,至於道歉不道歉的,就不必了。”言嵐道。 老師尷尬地笑了笑,又故作親切地彎下腰,對著吳笑語道,“笑語,昨天真是對不起啊,是老師錯怪你了,下次老師一定不會再這樣了,你可不可以跟昨天帶你離開這兒的大哥哥說一聲啊,就說老師以後不會再不弄清楚事情,就錯怪人了。” 小傢伙畢竟不通人情世故,很爽快地點點頭,只不過她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可以再見到朴燦烈,因此抬頭,晃了晃言嵐的手,“媽咪,笑笑什麼時候可以再見到烈哥哥啊,昨天笑笑在烈哥哥家,都沒有和烈哥哥玩呢。” 老師一聽這話,表情更是誠惶誠恐。能進朴家,並且還能和朴燦烈用上“玩”這個字眼的,可見言嵐和吳笑語,應該和朴家關係匪淺吧。 老師這會兒在心中更是後悔死了自己昨天的行為,要是朴家一個看她不順眼,要捏死像她這樣一個普通人,那真是分分鐘的事情啊。 言嵐這會兒總算是明白過來了老師態度轉變的原因了。 朴家,那個有著悠久歷史的家族,才是真正讓老師懼怕的。只怕這位老師是以為她和笑笑,和朴家有什麼匪淺的關係吧。 “下次吧,如果你想去的話,那媽咪帶你去。”而她,也的確需要好好去朴家道謝,畢竟,不管朴燦烈對待笑笑的身上,有多少的疑點,但是他救了笑笑,卻是不爭的事實。 吳笑語歡呼一聲,而老師用著一種果然如此的眼神看著言嵐。 言嵐無意去對老師解釋什麼,反正要誤會,也是對方自己的事兒。又和女兒交代了幾句,親了親小傢伙的臉蛋,言嵐這才離開。 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 #長文#總裁睡不著

Ch.756
“來,那媽咪念給你聽。”言嵐拿過了女兒舉著的故事書,卻倏然地愣住了。

這本書……是當年她在書店所買的那本寓言故事,也是當年她給吳世勳所念得最多的一本書。此時,書看起來已經顯舊,比她記憶中要舊得多,就好像是在這五年間,已經不知道被翻過了多少次。

在書的一角處,書頁還有著一些坑坑巴巴的皺起,這種皺起,是被水浸泡過,然後乾了之後所致的。

言嵐看著手中的這本書,這書中的每一個故事,她都無比的熟悉著。甚至不必看書,都可以背誦出來。

微抿了一下唇,她翻開書,念起裡面的故事。輕柔的聲音,帶著一絲晨起的沙啞,卻異樣地吸引著人。

彷彿聽著她的聲音,可以讓心神都寧靜下來似的。

吳世勳慢慢地走到了沙發上,怔怔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對母女。他所愛的人,還有他們的孩子……這樣的情景,曾經以為在夢中才會有,可是現在,卻實實在在的就在他的面前。

熟悉的聲音,熟悉的故事,吳世勳情不自禁地閉上了眼睛,彷彿回到了過去一般,回到了她和他還甜蜜如初的時候,他躺在床上,抱著了她,而她會給他念著一個個的故事,讓他放鬆著精神,讓他可以沉沉的睡著。

那時候的他,只有在她的身邊,才可以睡得著。即使別人的聲音再怎麼像她,再怎麼模仿她說話的口吻,語氣的調子,卻都沒有用。

只有她,才可以讓他入睡!

是她的聲音嗎?或者,還有她的氣息,她的溫暖,才是讓他可以入睡的真正原因?就像可以掃去他內心深處所積壓的恐懼、寂寞,讓他無比的安心。

當言嵐念完了兩個故事,停下來的時候,驀地怔住了。

吳世勳躺在沙發的一側,頭靠著沙發的扶手處,就像是睡著了似的。

想想,她有多久沒有看到他的睡顏了呢?自從重逢後,他似乎還是第一次在她面前這樣的睡著著。 “媽咪?”小傢伙顯然也發現了吳世勳睡著的事實,就連喊著母親的聲音,都變低了。

言嵐依然還怔怔地看著吳世勳,這個男人,是真的睡著了嗎?睡得那麼安詳,甚至就連唇角邊,都帶著一抹淺淺的笑意,彷彿在回憶著什麼美好的事情。

當她一步步地走近到他身邊的時候,驀地身體一僵,只見他的眼角處,一滴晶瑩的眼淚滑落了下來。

他在笑著,可是他的淚卻那樣無聲地滲落著…… 這個男人,是笑是哭呢? “媽咪,爹地是不是在哭哭啊?”吳笑語好奇地湊上著腦袋,看著沉睡中的吳世勳。 “別吵醒了你爹地。”言嵐道,牽著女兒的手到了門口處,讓傭人幫忙先看著女兒,然後再走到了樓上,拿了一張被子,重新走下了樓,輕輕地蓋在了吳世勳的身上。

他依然還沉沉地睡著,眼底下的這片青黑,在述說著他有多久沒有好好睡了。

當言嵐轉身的時候,卻看到古管家正站在自己的身後。 “少爺,已經很久沒有在白天的時候睡著過了。”古管家感慨地看著言嵐,“這些年,少爺失眠的症狀在不斷地加深著,真正的睡眠時間也越來越少了,我真的很擔心少爺的身體……” 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
#長文#總裁睡不著
  • Comments 0

Ch.756 “來,那媽咪念給你聽。”言嵐拿過了女兒舉著的故事書,卻倏然地愣住了。 這本書……是當年她在書店所買的那本寓言故事,也是當年她給吳世勳所念得最多的一本書。此時,書看起來已經顯舊,比她記憶中要舊得多,就好像是在這五年間,已經不知道被翻過了多少次。 在書的一角處,書頁還有著一些坑坑巴巴的皺起,這種皺起,是被水浸泡過,然後乾了之後所致的。 言嵐看著手中的這本書,這書中的每一個故事,她都無比的熟悉著。甚至不必看書,都可以背誦出來。 微抿了一下唇,她翻開書,念起裡面的故事。輕柔的聲音,帶著一絲晨起的沙啞,卻異樣地吸引著人。 彷彿聽著她的聲音,可以讓心神都寧靜下來似的。 吳世勳慢慢地走到了沙發上,怔怔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對母女。他所愛的人,還有他們的孩子……這樣的情景,曾經以為在夢中才會有,可是現在,卻實實在在的就在他的面前。 熟悉的聲音,熟悉的故事,吳世勳情不自禁地閉上了眼睛,彷彿回到了過去一般,回到了她和他還甜蜜如初的時候,他躺在床上,抱著了她,而她會給他念著一個個的故事,讓他放鬆著精神,讓他可以沉沉的睡著。 那時候的他,只有在她的身邊,才可以睡得著。即使別人的聲音再怎麼像她,再怎麼模仿她說話的口吻,語氣的調子,卻都沒有用。 只有她,才可以讓他入睡! 是她的聲音嗎?或者,還有她的氣息,她的溫暖,才是讓他可以入睡的真正原因?就像可以掃去他內心深處所積壓的恐懼、寂寞,讓他無比的安心。 當言嵐念完了兩個故事,停下來的時候,驀地怔住了。 吳世勳躺在沙發的一側,頭靠著沙發的扶手處,就像是睡著了似的。 想想,她有多久沒有看到他的睡顏了呢?自從重逢後,他似乎還是第一次在她面前這樣的睡著著。 “媽咪?”小傢伙顯然也發現了吳世勳睡著的事實,就連喊著母親的聲音,都變低了。 言嵐依然還怔怔地看著吳世勳,這個男人,是真的睡著了嗎?睡得那麼安詳,甚至就連唇角邊,都帶著一抹淺淺的笑意,彷彿在回憶著什麼美好的事情。 當她一步步地走近到他身邊的時候,驀地身體一僵,只見他的眼角處,一滴晶瑩的眼淚滑落了下來。 他在笑著,可是他的淚卻那樣無聲地滲落著…… 這個男人,是笑是哭呢? “媽咪,爹地是不是在哭哭啊?”吳笑語好奇地湊上著腦袋,看著沉睡中的吳世勳。 “別吵醒了你爹地。”言嵐道,牽著女兒的手到了門口處,讓傭人幫忙先看著女兒,然後再走到了樓上,拿了一張被子,重新走下了樓,輕輕地蓋在了吳世勳的身上。 他依然還沉沉地睡著,眼底下的這片青黑,在述說著他有多久沒有好好睡了。 當言嵐轉身的時候,卻看到古管家正站在自己的身後。 “少爺,已經很久沒有在白天的時候睡著過了。”古管家感慨地看著言嵐,“這些年,少爺失眠的症狀在不斷地加深著,真正的睡眠時間也越來越少了,我真的很擔心少爺的身體……” 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 #長文#總裁睡不著

Advertising
Ch.755

當言嵐走下樓的時候,就看到在客廳中,吳世勳正在和女兒一起看著書,女兒坐在他的膝蓋上,小小的身子陷進著他的懷中。

他手中拿著一本書,一大一小,兩個腦袋,都同時在盯著他手中的書看著,而他的雙唇在微微挪動著,似乎在念著書中的內容給小傢伙聽。

當聽到了她下樓的腳步聲時,一大一小又同時把目光轉向她這邊。

吳世勳當即把女兒從腿上抱起,放到了沙發上,然後飛快地走到了言嵐的跟前,打橫抱起了她。 “我自己可以走!”在彼此身體接觸的一那,她的臉不由得一紅,身體也變得僵硬了起來。 “你現在走路,恐怕會很不舒服吧。”他直言道。

她的臉頓時變得更紅了,卻反不了他的話。

他這樣的抱著她,只讓她的腦海中,再一次地掠過著昨晚的種種。

身體的溫度,似乎都在慢慢地上升著。

吳笑語這會兒也沒安安靜靜地坐在沙發上,而是一蹦一跳的跑到了言嵐的跟前,奇怪地看著自己的父母,“為什麼媽咪要爹地抱抱啊?” 言嵐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,倒是吳世勳道,“因為媽咪今天身體不太舒服。” “那為什麼媽咪身體會不舒服?是生病了嗎?”這個年紀的小孩子,特別喜歡問為什麼。 “不是生病,是爹地昨天弄疼了媽咪。”吳世勳道。 “爹地為什麼要弄疼媽咪呢?”小傢伙還在繼續地問著為什麼。

這話……簡直就是少兒不宜啊!言嵐剛想要圓話,找個什麼話題來轉移女兒的注意力,吳世勳卻已經回道,“因為爹地太愛媽咪了,所以才會弄疼了她。” 吳笑語眨著眼睛,黑眸中滿是不解,不知道為什麼太愛了,就會弄疼?

可是當她問了,這一次,吳世勳卻沒有再回答著,而是走到了沙發旁,把言嵐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沙發上。

怕女兒再就著這個話題一直追問下去,言嵐問著女兒,“你和爹地剛才在做什麼?” “念故事啊,爹地給我念故事呢,不過爹地和烈哥哥一樣,都念得沒有媽咪好,大灰狼說話的聲音和獵人說話的聲音是一樣的呢。” 小傢伙挑刺兒道,言嵐估計是因為念得不夠抑揚頓挫,沒有刻意地表現出故事中不同角色,該有不同聲音的緣故。

不過吳世勳會給女兒念故事,她並不奇怪,奇怪的卻是朴燦烈竟然也會給女兒念故事。

想到了朴燦烈所說的話,還有張藝興在車內對她所說的朴家的傳聞,言嵐的心,莫名的有著一種擔憂。朴燦烈,真的只是簡單的把笑笑當成妹妹般的喜歡嗎?

還是……有著其他什麼原因呢?! 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
#長文#總裁睡不著
  • Comments 0

Ch.755 當言嵐走下樓的時候,就看到在客廳中,吳世勳正在和女兒一起看著書,女兒坐在他的膝蓋上,小小的身子陷進著他的懷中。 他手中拿著一本書,一大一小,兩個腦袋,都同時在盯著他手中的書看著,而他的雙唇在微微挪動著,似乎在念著書中的內容給小傢伙聽。 當聽到了她下樓的腳步聲時,一大一小又同時把目光轉向她這邊。 吳世勳當即把女兒從腿上抱起,放到了沙發上,然後飛快地走到了言嵐的跟前,打橫抱起了她。 “我自己可以走!”在彼此身體接觸的一那,她的臉不由得一紅,身體也變得僵硬了起來。 “你現在走路,恐怕會很不舒服吧。”他直言道。 她的臉頓時變得更紅了,卻反不了他的話。 他這樣的抱著她,只讓她的腦海中,再一次地掠過著昨晚的種種。 身體的溫度,似乎都在慢慢地上升著。 吳笑語這會兒也沒安安靜靜地坐在沙發上,而是一蹦一跳的跑到了言嵐的跟前,奇怪地看著自己的父母,“為什麼媽咪要爹地抱抱啊?” 言嵐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,倒是吳世勳道,“因為媽咪今天身體不太舒服。” “那為什麼媽咪身體會不舒服?是生病了嗎?”這個年紀的小孩子,特別喜歡問為什麼。 “不是生病,是爹地昨天弄疼了媽咪。”吳世勳道。 “爹地為什麼要弄疼媽咪呢?”小傢伙還在繼續地問著為什麼。 這話……簡直就是少兒不宜啊!言嵐剛想要圓話,找個什麼話題來轉移女兒的注意力,吳世勳卻已經回道,“因為爹地太愛媽咪了,所以才會弄疼了她。” 吳笑語眨著眼睛,黑眸中滿是不解,不知道為什麼太愛了,就會弄疼? 可是當她問了,這一次,吳世勳卻沒有再回答著,而是走到了沙發旁,把言嵐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沙發上。 怕女兒再就著這個話題一直追問下去,言嵐問著女兒,“你和爹地剛才在做什麼?” “念故事啊,爹地給我念故事呢,不過爹地和烈哥哥一樣,都念得沒有媽咪好,大灰狼說話的聲音和獵人說話的聲音是一樣的呢。” 小傢伙挑刺兒道,言嵐估計是因為念得不夠抑揚頓挫,沒有刻意地表現出故事中不同角色,該有不同聲音的緣故。 不過吳世勳會給女兒念故事,她並不奇怪,奇怪的卻是朴燦烈竟然也會給女兒念故事。 想到了朴燦烈所說的話,還有張藝興在車內對她所說的朴家的傳聞,言嵐的心,莫名的有著一種擔憂。朴燦烈,真的只是簡單的把笑笑當成妹妹般的喜歡嗎? 還是……有著其他什麼原因呢?! 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 #長文#總裁睡不著

Ch.754
“是嗎?只是身體的反應而已嗎?”吳世勳喃喃著,手指伸進著她的口中,抵上了她的貝齒,怕她咬破了她自己的唇,而寧可讓她咬著他的手指,“就算只是身體也好,至少你還是喜歡我的身體的,你並沒有像你以為的那樣,對我毫不在意。” 她幾乎隻剩下了咬住他手指的力氣,只有這樣,才不至於讓自己再發出呻吟的聲音,那種聲音,實在太…… 他就像是刻意的要讓她迷上他的身體一樣,當她別開頭閉上眼睛時,他總會扣著她的下顎,強迫著她張開眼睛看著他。

她的眼,迷濛的睜著,看著近在咫尺的俊顏,歲月對他的美好,讓他這些年來,變得更加得具有著吸引力,而這種吸引力,是致命的。

就像是直擊心臟的箭,當你發現的時候,所有的視線,都已經移不開他了。

他的深埋在了她的體內,撞擊著,律動著,而她更加用力的咬著他放在她口中的手指,借此阻止著自己的呻吟,卻把他的手指咬破出了血。

血腥的氣息,瀰漫在她的口中,也多少拉回了她一些神智。

她想要吐出他的手指,可是他的手指卻反而更加的深入,幾乎要抵住了她的喉嚨口。

他的氣息籠罩著她的全身,他的唇輕舔著她的耳垂,聲音再一次地在她的耳邊響起,“小嵐,可以對你做這種事的人,只有我!而可以對我做這種事的人,也只有你而已。” 這樣的合而為一,只是他們彼此而已,除了彼此之外,不會再有其他人。

他的身體,他的感情,他全部的全部,都只是她一個人的…… ———— 數不清他到底要了她多少字,就像是所有積壓的感情、慾望,在一次性的爆發著。

一陣陣的歡愉刺激,讓她暈過去,可是他卻又會把她弄醒,然後再周而復始著……當她最後一次昏過去的時候,只感覺到他那雙豔麗的眼睛在幽幽的看著她,那雙眼眸中,似乎蘊含著太多太多的話,可是化到了他的口中,最後卻變成了一聲歎息。

他在歎息什麼呢?

為什麼他的這聲歎息,卻會讓她有種無比心酸的感覺嗎?明明身體處於極度的歡愉中,但是胸口處,卻酸脹得發了疼…… 第二天,當言嵐醒來的時候,吳世勳已經不在房間中了,她的身上蓋著薄被,身體明顯被清洗過了,還被換上了乾淨清爽的睡衣。

他的不在,也讓她不由得鬆了一口氣。至少暫時不用想著該怎麼去面對他。

只是當她掀開被子下床的時候,卻雙腿一軟,整個人幾乎要跌倒在了地上。渾身酸痛得要命,幾乎每走一步,都會有疼痛的感覺。

可見,昨晚做得有多激烈了。

當好不容易走進了浴室,言嵐看著鏡中的自己,身上盡是青青紅紅的歡愛過後的痕跡,讓人一看就明白著發生了什麼事兒。

好在現在天氣冷了,可以穿著一些厚的衣服,多少能遮蓋些。

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
#長文#總裁睡不著
  • Comments 0

Ch.754 “是嗎?只是身體的反應而已嗎?”吳世勳喃喃著,手指伸進著她的口中,抵上了她的貝齒,怕她咬破了她自己的唇,而寧可讓她咬著他的手指,“就算只是身體也好,至少你還是喜歡我的身體的,你並沒有像你以為的那樣,對我毫不在意。” 她幾乎隻剩下了咬住他手指的力氣,只有這樣,才不至於讓自己再發出呻吟的聲音,那種聲音,實在太…… 他就像是刻意的要讓她迷上他的身體一樣,當她別開頭閉上眼睛時,他總會扣著她的下顎,強迫著她張開眼睛看著他。 她的眼,迷濛的睜著,看著近在咫尺的俊顏,歲月對他的美好,讓他這些年來,變得更加得具有著吸引力,而這種吸引力,是致命的。 就像是直擊心臟的箭,當你發現的時候,所有的視線,都已經移不開他了。 他的深埋在了她的體內,撞擊著,律動著,而她更加用力的咬著他放在她口中的手指,借此阻止著自己的呻吟,卻把他的手指咬破出了血。 血腥的氣息,瀰漫在她的口中,也多少拉回了她一些神智。 她想要吐出他的手指,可是他的手指卻反而更加的深入,幾乎要抵住了她的喉嚨口。 他的氣息籠罩著她的全身,他的唇輕舔著她的耳垂,聲音再一次地在她的耳邊響起,“小嵐,可以對你做這種事的人,只有我!而可以對我做這種事的人,也只有你而已。” 這樣的合而為一,只是他們彼此而已,除了彼此之外,不會再有其他人。 他的身體,他的感情,他全部的全部,都只是她一個人的…… ———— 數不清他到底要了她多少字,就像是所有積壓的感情、慾望,在一次性的爆發著。 一陣陣的歡愉刺激,讓她暈過去,可是他卻又會把她弄醒,然後再周而復始著……當她最後一次昏過去的時候,只感覺到他那雙豔麗的眼睛在幽幽的看著她,那雙眼眸中,似乎蘊含著太多太多的話,可是化到了他的口中,最後卻變成了一聲歎息。 他在歎息什麼呢? 為什麼他的這聲歎息,卻會讓她有種無比心酸的感覺嗎?明明身體處於極度的歡愉中,但是胸口處,卻酸脹得發了疼…… 第二天,當言嵐醒來的時候,吳世勳已經不在房間中了,她的身上蓋著薄被,身體明顯被清洗過了,還被換上了乾淨清爽的睡衣。 他的不在,也讓她不由得鬆了一口氣。至少暫時不用想著該怎麼去面對他。 只是當她掀開被子下床的時候,卻雙腿一軟,整個人幾乎要跌倒在了地上。渾身酸痛得要命,幾乎每走一步,都會有疼痛的感覺。 可見,昨晚做得有多激烈了。 當好不容易走進了浴室,言嵐看著鏡中的自己,身上盡是青青紅紅的歡愛過後的痕跡,讓人一看就明白著發生了什麼事兒。 好在現在天氣冷了,可以穿著一些厚的衣服,多少能遮蓋些。 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 #長文#總裁睡不著

Ch.753

這是五年後的重逢,他第二次向她求婚了。可是她…剎那間,莫名的,她的心竟然在動搖著。

不像第一次求婚那樣,她可以很乾脆的去拒絕,這一次,她卻是在遲疑著。

朴燦烈之前所說的話,又一次地響起在了她的耳邊。如果她嫁給了他,那麼笑笑就不再是頂著私生女的名頭了。

她愛笑笑,可以為笑笑犧牲一個母親所能犧牲的一切,可是……她還有這份勇氣嗎?有這份去嫁給他的勇氣?

只為了女兒的婚姻,可以延續嗎?而除了笑笑之外,她和他之間,又還有著其他什麼嗎?

可是言嵐的沉默,卻被吳世勳認為是一種拒絕。他猛地打橫抱起了她,朝著臥室外走去。

言嵐硬生生才忍住了即將脫口而出的驚叫聲,等到她回過神來的時候,吳世勳已經抱著她,走到了隔壁他自己的臥室中,把她往床上一扔。

她還沒來得爬起,他的身體便已經先一步的壓了上來,“嫁給我,就這麼地難嗎?” “吳世勳,你先起來!”她道,離開了女兒熟睡的房間,也讓她的音量提高了不少,掙扎的動作也激烈了許多。

可是他卻依然自顧自地道,“小嵐,你不是曾經說過,你很喜歡我的身體嗎?是不是要讓你重新迷上我的身體,你才會願意嫁給我呢?” 言嵐頭大,當年,她是說過這樣的話,可是以現在的情況,根本就不是那樣! “我現在已經對你的身體沒感覺了,你先起來!”她嚷著。

他是起來了,但是卻是在脫著身上的衣服。

她掙扎著爬下了床,才沒跑幾步,卻又被他的大手一攬,重新壓在了床上。

他的上身衣物已經褪盡,露出了光裸的胸膛,寬肩、窄腰、淺麥色的肌膚,讓這個優雅媚然的男人,看起來更多了一絲男人味。

他的身體,在五年前,她看過無數次了,可是眼前的,和五年前卻又有些不同,似乎是更瘦了些……而他的褲,此刻褲頭的扣已經解開,鬆垮垮的在腰間,給人一種若隱若現的感覺。

沒容得她多想,他就連褲也褪下了,兩人的身體,緊緊地貼著,可以輕易的感覺到彼此的溫度,就連他的那話兒,也可以感覺到。

灼熱……而且在不斷地漲大著。

言嵐的身顫了顫,只聽到吳世勳的聲音響起在她的耳邊,“真的已經沒有感覺了嗎?” 她咬著唇,身體因為他的撫弄,而不斷地戰慄著。他的唇舌,在她的身上不斷地遊移著,撩撥著她的敏感點。

曾經,他們無比的熟悉著彼此的身體,知道怎麼做,可以引動對方的情慾。

甚至於,他比她更熟悉著她身體每一個部位。

她氣喘籲籲,身體在他的撫弄下,逐漸無力,明明知道不可以,明明知道該起來,該掙扎,該反抗,可是身體卻在違背著思想,做出著反應。

當他的唇親吻到了她下面的時候,她情不自禁地呻吟出聲。

這聲音,對他就像是鼓勵似的,他的親吻變得更加深入。 “不要了……吳世勳……停……停下來……”她斷斷續續的一邊喘著氣,一邊喊聲。當然,這聲音,幾乎不能稱之為喊,簡直軟得可以。

這一次,他抬起了頭,雙手撐在著她身體的兩側,雙眼定定地凝視著她,“小嵐,你的身體,對我還是有感覺的,不是嗎?” “這……這只不過是自然的生理……反應而已。”她費力地說道。

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
#長文#總裁睡不著
  • Comments 0

Ch.753 這是五年後的重逢,他第二次向她求婚了。可是她…剎那間,莫名的,她的心竟然在動搖著。 不像第一次求婚那樣,她可以很乾脆的去拒絕,這一次,她卻是在遲疑著。 朴燦烈之前所說的話,又一次地響起在了她的耳邊。如果她嫁給了他,那麼笑笑就不再是頂著私生女的名頭了。 她愛笑笑,可以為笑笑犧牲一個母親所能犧牲的一切,可是……她還有這份勇氣嗎?有這份去嫁給他的勇氣? 只為了女兒的婚姻,可以延續嗎?而除了笑笑之外,她和他之間,又還有著其他什麼嗎? 可是言嵐的沉默,卻被吳世勳認為是一種拒絕。他猛地打橫抱起了她,朝著臥室外走去。 言嵐硬生生才忍住了即將脫口而出的驚叫聲,等到她回過神來的時候,吳世勳已經抱著她,走到了隔壁他自己的臥室中,把她往床上一扔。 她還沒來得爬起,他的身體便已經先一步的壓了上來,“嫁給我,就這麼地難嗎?” “吳世勳,你先起來!”她道,離開了女兒熟睡的房間,也讓她的音量提高了不少,掙扎的動作也激烈了許多。 可是他卻依然自顧自地道,“小嵐,你不是曾經說過,你很喜歡我的身體嗎?是不是要讓你重新迷上我的身體,你才會願意嫁給我呢?” 言嵐頭大,當年,她是說過這樣的話,可是以現在的情況,根本就不是那樣! “我現在已經對你的身體沒感覺了,你先起來!”她嚷著。 他是起來了,但是卻是在脫著身上的衣服。 她掙扎著爬下了床,才沒跑幾步,卻又被他的大手一攬,重新壓在了床上。 他的上身衣物已經褪盡,露出了光裸的胸膛,寬肩、窄腰、淺麥色的肌膚,讓這個優雅媚然的男人,看起來更多了一絲男人味。 他的身體,在五年前,她看過無數次了,可是眼前的,和五年前卻又有些不同,似乎是更瘦了些……而他的褲,此刻褲頭的扣已經解開,鬆垮垮的在腰間,給人一種若隱若現的感覺。 沒容得她多想,他就連褲也褪下了,兩人的身體,緊緊地貼著,可以輕易的感覺到彼此的溫度,就連他的那話兒,也可以感覺到。 灼熱……而且在不斷地漲大著。 言嵐的身顫了顫,只聽到吳世勳的聲音響起在她的耳邊,“真的已經沒有感覺了嗎?” 她咬著唇,身體因為他的撫弄,而不斷地戰慄著。他的唇舌,在她的身上不斷地遊移著,撩撥著她的敏感點。 曾經,他們無比的熟悉著彼此的身體,知道怎麼做,可以引動對方的情慾。 甚至於,他比她更熟悉著她身體每一個部位。 她氣喘籲籲,身體在他的撫弄下,逐漸無力,明明知道不可以,明明知道該起來,該掙扎,該反抗,可是身體卻在違背著思想,做出著反應。 當他的唇親吻到了她下面的時候,她情不自禁地呻吟出聲。 這聲音,對他就像是鼓勵似的,他的親吻變得更加深入。 “不要了……吳世勳……停……停下來……”她斷斷續續的一邊喘著氣,一邊喊聲。當然,這聲音,幾乎不能稱之為喊,簡直軟得可以。 這一次,他抬起了頭,雙手撐在著她身體的兩側,雙眼定定地凝視著她,“小嵐,你的身體,對我還是有感覺的,不是嗎?” “這……這只不過是自然的生理……反應而已。”她費力地說道。 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 #長文#總裁睡不著

Advertising
Ch.752
他不知道張藝興和她究竟說了些什麼,卻只看到張藝興的手指抵在了她的唇上,她沒有避開,而是在彼此對望著。

而她現在的眼淚,是因為張藝興嗎?

她會和張藝興在一起嗎?

嫉妒的情緒,在不斷地吞噬著他的理智,讓他甚至無法讓自己冷靜下來。明知道現在的這種方式,可能會讓她和他之間陷入更糟糕的地步,這些日好不容易得到的緩解,也許會不複存在,但是……此時此刻,他卻只想要得到她。

只想要確定著,她還會是他的!

他的唇,猛然地重重壓在了她的唇上,就像是為了去除張藝興手指所留下的痕跡似的,拚命地吮吸著,舌尖刷舔過她每一寸的嘴唇。 “唔……”言嵐抿緊著嘴唇,阻擋著吳世勳舌尖的侵入,而她的雙手拚命地推拒著他,只是因為顧忌著女兒在房間,動作幅度不敢太大。

他扣在她下顎上的手指微一使勁,她吃痛了一下,雙唇不自覺的張開,他的舌尖趁機擠進了她的口中。

他近乎狂風暴雨般地吻著,手指滑進了她的衣服內。

她的身僵硬著,倏然地明白著他要做什麼了。也正因為明白,所以她的掙扎更加的劇烈了。當他的唇舌離開她的口中之,她低喊著,“吳世勳,你發什麼瘋?” “發瘋?”他低低一笑,嘴唇順著她的脖頸,親吻上了她的鎖骨,“我早就已經瘋了,小嵐,在五年前你離開我的時候,我就已經瘋了。” 他把她壓在了一旁的牆壁上,手指已經滑到了她的胸前,扣上了她胸前的柔軟,而他的雙腿擠進著她的腿間,這樣的姿勢…… “別……”言嵐喘著氣,身體無比的緊繃著,“笑笑……笑笑還在房間,你別做這種事情,別在笑笑的面前做這種事情!” 即使女兒睡著了,可是卻隨時可能會醒來,而且就算女兒不醒,她也沒辦法過自己心理的這道坎兒。

吳世勳的動作停了下來,“你果然最在意的是笑笑呢。“ 她貝齒咬著唇,目光甚至帶著一絲乞求的看著他。 “那麼你第二個在乎的是誰呢?興嗎?” “這重要嗎?”她只求他不要再繼續做下去,快點鬆開她。 “對我來說,很重要。”他依然維持著這樣的姿勢,一隻大手甚至還緊緊的貼在她胸前的柔軟上,“說,你是在乎我的,除了笑笑,你第二個在乎的,就是我了。” “好,我在乎你,我第二個在乎的人就是你。”她急急地道,目光時不時地朝著床上熟睡的女兒望去,真真是生怕女兒這會兒會醒過來。 “那麼嫁給我,小嵐,嫁給我好不好?”他的這句話,突兀無比,卻又像是已經被壓抑了久般的衝口而出。

言嵐一愣,又是求婚嗎?

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
#長文#總裁睡不著
  • Comments 0

Ch.752 他不知道張藝興和她究竟說了些什麼,卻只看到張藝興的手指抵在了她的唇上,她沒有避開,而是在彼此對望著。 而她現在的眼淚,是因為張藝興嗎? 她會和張藝興在一起嗎? 嫉妒的情緒,在不斷地吞噬著他的理智,讓他甚至無法讓自己冷靜下來。明知道現在的這種方式,可能會讓她和他之間陷入更糟糕的地步,這些日好不容易得到的緩解,也許會不複存在,但是……此時此刻,他卻只想要得到她。 只想要確定著,她還會是他的! 他的唇,猛然地重重壓在了她的唇上,就像是為了去除張藝興手指所留下的痕跡似的,拚命地吮吸著,舌尖刷舔過她每一寸的嘴唇。 “唔……”言嵐抿緊著嘴唇,阻擋著吳世勳舌尖的侵入,而她的雙手拚命地推拒著他,只是因為顧忌著女兒在房間,動作幅度不敢太大。 他扣在她下顎上的手指微一使勁,她吃痛了一下,雙唇不自覺的張開,他的舌尖趁機擠進了她的口中。 他近乎狂風暴雨般地吻著,手指滑進了她的衣服內。 她的身僵硬著,倏然地明白著他要做什麼了。也正因為明白,所以她的掙扎更加的劇烈了。當他的唇舌離開她的口中之,她低喊著,“吳世勳,你發什麼瘋?” “發瘋?”他低低一笑,嘴唇順著她的脖頸,親吻上了她的鎖骨,“我早就已經瘋了,小嵐,在五年前你離開我的時候,我就已經瘋了。” 他把她壓在了一旁的牆壁上,手指已經滑到了她的胸前,扣上了她胸前的柔軟,而他的雙腿擠進著她的腿間,這樣的姿勢…… “別……”言嵐喘著氣,身體無比的緊繃著,“笑笑……笑笑還在房間,你別做這種事情,別在笑笑的面前做這種事情!” 即使女兒睡著了,可是卻隨時可能會醒來,而且就算女兒不醒,她也沒辦法過自己心理的這道坎兒。 吳世勳的動作停了下來,“你果然最在意的是笑笑呢。“ 她貝齒咬著唇,目光甚至帶著一絲乞求的看著他。 “那麼你第二個在乎的是誰呢?興嗎?” “這重要嗎?”她只求他不要再繼續做下去,快點鬆開她。 “對我來說,很重要。”他依然維持著這樣的姿勢,一隻大手甚至還緊緊的貼在她胸前的柔軟上,“說,你是在乎我的,除了笑笑,你第二個在乎的,就是我了。” “好,我在乎你,我第二個在乎的人就是你。”她急急地道,目光時不時地朝著床上熟睡的女兒望去,真真是生怕女兒這會兒會醒過來。 “那麼嫁給我,小嵐,嫁給我好不好?”他的這句話,突兀無比,卻又像是已經被壓抑了久般的衝口而出。 言嵐一愣,又是求婚嗎? 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 #長文#總裁睡不著

Ch.751
出來應門的是古管家,當這位老管家看到張藝興的時候,表情沒什麼變化的道,“興少爺,我去告訴少爺一聲你來了。” “用不著,我今天只是送小嵐回來,就不進去了。”張藝興說著,轉身離開。

言嵐抱著女兒進了別墅,直直地走到了臥室,把女兒小心地放在了床上,再蓋好了被子。

看著女兒的睡顏,她的手指再一次地撫上了女兒臉上的抓痕,耳邊閃過著在離開朴家的時候,朴燦烈在她耳邊所說的話。 “笑笑今天在幼稚園打架,說到底,不過因為她現在的身份是私生女而已。你是她的母親,如果你保護不了她的話,那麼以後就由我來保護。” 私生女……在維也納那邊,並沒有人會計較這點,可是在國內,這卻像是一個醜聞的枷鎖一樣,會隨時可能帶給女兒傷害。

只是……她沒想到,這個傷害會來得這麼早。即使女兒現在只有4歲,即使幼稚園的那些和她同齡的孩子,還是都不懂事的年紀,可是卻還是帶來了傷害。

而如果將來笑笑的年紀更長的時候,這樣的身份,又會帶給她什麼樣的傷害呢?! 言嵐只覺得心像是被擰了起來,痛得厲害,而眼眶不知不覺地濕潤著,眼淚隨時就像要奪眶而出。

抽了抽鼻,她用手抹了一下眼睛,站起身剛轉身,就被驚住了。

吳世勳不知何時倚在臥室的門口處,正目光沉沉地盯著她。

看著他,她一時之間心境複雜,竟然不知道要說什麼好。

而他緩步走到了她的面前,突然伸出一隻手,扣住了她的下顎。

痛!

她微微皺眉,想要別開頭,但是他的手指扣得很緊,根本讓她沒辦法別開。 “你這是幹嘛?”她刻意壓低著音量問道,深怕會吵醒了還在睡著的女兒。

吳世勳卻依然只是沉沉地盯著她,看著她眼底的那份濕潤,“你是想要哭嗎?又為什麼要哭呢?” 她的身子一僵,又一次的想到了女兒私生女的事情,“這不關你的事。”說著,再想要掙脫開他的手指。 “是啊,的確不關我的事情。”他唇角輕輕一勾,“小嵐,我願意等你,願意慢慢的等著你重新相信我,重新回到我的身邊,可是這並不代表我願意看著你和興在一起。” 他看著她和張藝興從車上下來,看著張藝興抱著笑笑,看著她和張藝興並肩走在一起,只覺得胸口處,像是有什麼在洶湧著,沸騰著。

他們在一起,就好像是一家三口似的,看上去是如此的和諧。

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
#長文#總裁睡不著
  • Comments 0

Ch.751 出來應門的是古管家,當這位老管家看到張藝興的時候,表情沒什麼變化的道,“興少爺,我去告訴少爺一聲你來了。” “用不著,我今天只是送小嵐回來,就不進去了。”張藝興說著,轉身離開。 言嵐抱著女兒進了別墅,直直地走到了臥室,把女兒小心地放在了床上,再蓋好了被子。 看著女兒的睡顏,她的手指再一次地撫上了女兒臉上的抓痕,耳邊閃過著在離開朴家的時候,朴燦烈在她耳邊所說的話。 “笑笑今天在幼稚園打架,說到底,不過因為她現在的身份是私生女而已。你是她的母親,如果你保護不了她的話,那麼以後就由我來保護。” 私生女……在維也納那邊,並沒有人會計較這點,可是在國內,這卻像是一個醜聞的枷鎖一樣,會隨時可能帶給女兒傷害。 只是……她沒想到,這個傷害會來得這麼早。即使女兒現在只有4歲,即使幼稚園的那些和她同齡的孩子,還是都不懂事的年紀,可是卻還是帶來了傷害。 而如果將來笑笑的年紀更長的時候,這樣的身份,又會帶給她什麼樣的傷害呢?! 言嵐只覺得心像是被擰了起來,痛得厲害,而眼眶不知不覺地濕潤著,眼淚隨時就像要奪眶而出。 抽了抽鼻,她用手抹了一下眼睛,站起身剛轉身,就被驚住了。 吳世勳不知何時倚在臥室的門口處,正目光沉沉地盯著她。 看著他,她一時之間心境複雜,竟然不知道要說什麼好。 而他緩步走到了她的面前,突然伸出一隻手,扣住了她的下顎。 痛! 她微微皺眉,想要別開頭,但是他的手指扣得很緊,根本讓她沒辦法別開。 “你這是幹嘛?”她刻意壓低著音量問道,深怕會吵醒了還在睡著的女兒。 吳世勳卻依然只是沉沉地盯著她,看著她眼底的那份濕潤,“你是想要哭嗎?又為什麼要哭呢?” 她的身子一僵,又一次的想到了女兒私生女的事情,“這不關你的事。”說著,再想要掙脫開他的手指。 “是啊,的確不關我的事情。”他唇角輕輕一勾,“小嵐,我願意等你,願意慢慢的等著你重新相信我,重新回到我的身邊,可是這並不代表我願意看著你和興在一起。” 他看著她和張藝興從車上下來,看著張藝興抱著笑笑,看著她和張藝興並肩走在一起,只覺得胸口處,像是有什麼在洶湧著,沸騰著。 他們在一起,就好像是一家三口似的,看上去是如此的和諧。 #EXOff文#ff文#轉載文#世勳#sehun#h文#EXOh文#EXO長文 #長文#總裁睡不著

NEXT